Ohno Satoshi的小鱼gan

小伊/叶子。山风无墙

有那么一瞬间甚至是想弃坑来着。

因为我就算是想到秃头,也想不通到底要怎么和解出一个he

这两个人都有不能放弃的东西。

“最终我们亲手走向毁灭,将回忆的余烬当作曾一起燃烧着相爱的证明。”


考完试回来了。

心情复杂。

主要是周末要去磕论文写报告了。

本来是想更文的。

再加上札幌首日……

快乐是别人的,我什么也没有。


【影成】circle 03

——

    诗织听见叫声提着裙摆就冲上了楼梯,泽村家的其他成员也迅速赶到,风祭警部终于放弃他无聊的模仿秀过来勘察现场时门口已经围了个水泄不通,只隐约看到纯白婚纱上沾染的刺目血迹。影山站在门口仔细打量着犯罪现场,成濑领则将手脚发凉止不住哭泣的诗织交给了大小姐便踱步下楼,像是对这场混乱的闹剧毫无兴趣——直到警部把矛头对准了他亲爱的“包生丽”小姐,成濑领才慢悠悠走回来站在门口向里张望。

 

“案发现场闲杂人员不得入内。”

 

    一个比成濑领头发短点的小圆脸就穿着针织衫提着工具箱站在封锁线外打量起别墅的构造。再抬脚时毫不意外的被人拦下。

 

    “我要进去。”

 

    “再向前一步我就以妨碍公务罪将你将你带回警局拘留。”

 

    突如其来的骚动让在勘察窗户正下方痕迹的影山不由得多注意了一眼,小面包脸看似内心毫无波动,裤线边不自觉搓动的手指却出卖了他的不安窘迫。厚镜片也没能掩盖住他四处打量的眼神,大概是在考虑如何不惊动警察的情况下偷偷潜入。成濑领大概是算准了时间刚好出来迎接给他解了围。警员听说这人是天使律师请来的侦探,也就没人再置喙,毕恭毕敬把人给请了进去。

 

   影山又往树丛后躲了躲,找好角度用手机偷着拍了两张照又细心收好。就算窗户下没有丝毫痕迹,影山觉得这次勘察也并不是毫无用处。这个侦探——是不是真正的侦探也未可知。总之,又是和成濑领扯上关系的人。

 

   这才是第一次真正碰触到那个人私人领地边缘,也是第一次接触那个人不同于往日的一面,天使律师第一次向他露出了獠牙。与其当面对阵,从身边的人入手打好关系一点点窥探渗入或许更有效。

 

   “既然有备用钥匙,那就算不上构成真正的密室了。可以操作的方法太多了。”榎本径抬眼看了下成濑领,紧接着退到成濑领身后避开众人的目光,打开背包研究起手里的锁之后默不作声。影山凑过来刚好听见这话的尾音,这才分出神思考了一会儿面包脸,察觉出这人并不是侦探而是出色的安保人员并没花费他太多时间。只破密室不理案子,恐怕和最近风头正盛的芹泽律师也有关系,不确定的是成濑领和芹泽律师作为同行是否有联系。

 

  “成濑先生,这次的案件,您有什么头绪吗?”影山推了下平光镜,睁大了眼睛探寻着看向面前因自己的疑问略带疑惑的成濑领。

 

  “影山执事您说笑了,我只是个普通律师而已,探究案件不在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不上忙我也觉得万分抱歉。”普普通通的律师先生适时低眉顺眼扯开一个无辜又歉疚的笑容,若是换成旁人大概也会觉得是自己提了无理的要求,之后不忍于他的低落而不再继续追问下去。

 

  可惜影山从不在常人之列,执事先生右手扶肩鞠躬行礼道歉,嘴上仍然不饶人:“抱歉,是在下唐突了,最近芹泽律师风头正盛,连破几个密室案,在下下意识倒以为您会有些独到的见解,实是在下的错,还望您见谅。”

 

   律师先生表情平静得让影山没法分清究竟是真的毫无关联从而没有变化,还是常年伪装成了习惯,不露丝毫破绽:“我相信这事不是宝生大小姐做的,助她脱身的事情恐怕还要辛苦您了。眼下天色渐晚,我还要陪诗织去看望有里小姐,请执事先生恕我先行离开,不介意的话,以后还可以常联系。”

 

    影山心里还想着不能逼得太紧,自然笑脸相送,心里盘算着要好好查查圆脸小锁匠的家底,自然也就错过了转身瞬间,成濑领肃然冷下来的表情。

 

    事实上,成濑领单单听见芹泽二字便条件反射性的内心痛恨,避开人群的瞬间他深吸一口气才调整好状态,连身后的榎本也停下多看了他一眼。如果不是经年的磨炼让他把所有感情稳稳压在心底才能做到面上丝毫不露的话,他几乎要在影山面前失态。这让他愈发肯定这个执事一定察觉了什么,碍于毫无证据而无法确定,这才不断试探。

 

    看来今后行事要更加小心点了。成濑领还在想着红色的照片屋里有没有多加一个人的必要时,电话铃声突兀响起打乱了他的思绪。

 

   “您好,我是成濑。”

 

    对面男人的名字似曾相识。

 

 “我是周刊记者 池畑。”

 

    律师挑眉,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笑容。陷阱早已布下,谁是猎人谁是猎物要到最后才能见分晓啊。



考前短小更新。还望不要嫌弃~应该没有ooc.....吧?有错误或意见的话随时欢迎批评指正!

【影成】circle 02

  

“最近警局里发生了一起连环杀人案,大家都有点担心。”宝生大小姐坐在餐桌前紧皱眉头托着腮,“有一位警员已经收到了两个装着塔罗牌的红信封了,伴随的是两个杀人案,而且似乎都和那个警员有关系,自警局内部已经引起动乱了,大家都怕牵扯到自己身上。风祭警部倒是夸口自己能破案,今天看见红色的文件夹都吓得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何况这案子又不会真交给他。”

 

  “大小姐您怕了吗?”

 

  “不,那倒没有,连环被杀掉的都是男人,而且怎么看也都是有动机有预谋的作案,我才不会怕这种事。”

 

  “所以大小姐有关于此案的细节吗?在下着实有些好奇,还请您为我讲解。”

 

  “哈?你真的感兴趣了啊。”大小姐抿了口刚泡好的新茶窝在壁炉旁的椅子里抽抽鼻子望向影山。

 

“对于推理爱好者来说,连环杀人预告可是不可缺少的要素啊。”影山擦擦眼镜难得表情中带了点期盼:“所以请您见谅,大小姐,但在下实在想满足一下好奇心。”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就告诉你吧,不过我知道的也不多,芹泽警员接连收到了两个装着塔罗牌的红信封,先是他家的律师被人误杀,紧接着他的朋友似乎是犯了哮喘死亡的。目前芹泽警员和他的上司都在追查这个案件。说起来成濑律师似乎也有帮这个案子的嫌疑人洗脱罪名呢。”

 

  “成濑律师......吗?”距上次的事过了大半个月,影山几乎已经忘掉了这个人,此时再度出现倒让他觉得颇有些微妙。他甚至不知道案件的细节,更别说是有证据,然而直觉在他脑海里盘踞不去疯狂叫嚣着,成濑领绝对和这件事脱不了干系。

 

   “是啊。就是弱者的正义,天使的律师哦!”大小姐没发现影山又进入了高速的思考模式,“这次据说也是正当防卫结果造成了过失杀人啊,幸亏有成濑律师帮忙辩护呢。”

 

    屋顶的吊灯映着暗黄的光,身边壁炉微弱的火苗勉强带来点暖意也足够让人昏昏欲睡。大小姐提起这话题也不过是一时兴起,用过晚餐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影山却上了心,靠着座椅双手交叉搭在下巴前,抿着唇妄图想通个前因后果。

 

    芹泽家的二公子曾过失杀人,这个他清楚的很。律师所负责的案件恰好又是两宗过失杀人案,若说是巧合或许有些牵强。但他实在找不出任何动机能说明律师这样做的原因。

 

    背后的推手实在过于狡诈了。这样有挑战性的谜题总比能一眼看破的简单案件让人更激动些。 唯一失算的就是没有想到机会来的如此快,或者说他根本不曾想过陪同大小姐参加婚礼竟会在现场碰到这个人。

 

   “成濑先生?”暖光映照出一个圆鼓鼓的微笑侧脸,觥筹交错间影山还以为是自己这些天思考这人太久出现的幻觉,四目相对时才意识到这人确实是有些日子未曾谋面的成濑领。成濑领还是穿着平日里的西装,领带倒是打得更加注重些,无意间露出的一小截脚踝平添风情。单单看着这个人,确实像是上帝遗失在人间的孩子。笑着寒暄的人回过头找寻声音来源时略带迷惑的表情又也他沾上了那么点烟火气,和镜头前或是办公事的他大相径庭。身边的女伴长相倒是和今天的新娘有里颇为相似,似乎是双胞胎。两人之间并没有特别亲密的举动,大概只是要好的朋友 。影山用目光做成的X光扫描还没有结束,两个人已经结伴走近了。

 

   “影山执事,好久不见。”由于身高差的关系,成濑领微微抬头用含笑的上目线看向他,一边伸出右手静静等待回应。影山表面姿态做的足,从侍者的托盘上拿红酒的左手却已经被汗打湿,强装镇定和律师握手打招呼,心跳已经乱到觉得可能需要利用宝生家的力量去东城大让医生看看心脏有没有出问题——一见钟情绝无可能,那笑意表面看着宛如情人叙旧般温柔,内里带着满满探究,瞳孔中的黑色漩涡深不见底要吞噬掉他。那让他心慌。

 

    该死的。

 

    这家伙的意思才不可能是单纯的好久不见。影山也挂起执事的职业微笑举起酒杯向成濑领致意:“能再见到您是在下的荣幸,没想到律师先生时间这么宝贵还会抽身前来参加婚礼,想必和有里小姐关系应该不错吧。”

 

   律师先生毫无芥蒂:“是诗织邀请我作为男伴过来的。同时这里也有我想见的某几位官员,当然,在这里能遇见影山执事算是意外之喜——说起来也要劳烦执事您费心挂念仅有一面之缘的我”嘴角上翘的弧度在影山看来简直是不怀好意,冷不防想起冬雪里凑上前诱惑猎物实则警惕心十足时刻准备捕食又或是逃之夭夭的笑面狐狸。聪明机警到几乎让人痛恨,却又没法真正生起气来。

 

   这狐狸现在便摇着尾巴,话音里轻而易举点破了自己前阵子调查他已经被发现的事实。到底是他该先心虚,好在有旁人在场,也不会被过分针对紧追不饶。

 

  “天使律师名声在外,对律师先生您感兴趣的人不知凡几,包括在下也忍不住仰慕已久,如今见过本人后更折服于您的风度,果然是名副其实,令人不自觉便会更多关心您一点。”这名头的真假早就不重要,影山早就心里有数,也不过是意在敲打这人最好真如他所说的一般收敛,不然迟早某天,他就要继续追查到底试试拽狐狸尾巴是什么感觉了。成濑领只是笑,笑得毫无温度,刚要开口,却听见从楼上突兀的传来了尖叫声。





咖啡厅边感冒边撸猫形成的短小产物,估计周末懒癌不犯的话还会有一更,下周准备考试就不写啦,11月15号考完再说吧!

没想到真的有人在支持我诶!感谢各位!

【影成】circle 01

——“每个人都有不为人知的另一面不是吗?”

——“人都会在内心中隐藏着某种自卑感,请不要忘记,大多数人,都是隐藏起自卑情结,努力生活的。”

 

    “你并没有犯罪,而是正当防卫。”

     穿着灰色西装的男人眼尾翘成条灵动的游鱼,微微勾着唇角,吐出的字句是他对正义的主张:“我将为黛香苗小姐以正当防卫的名义辩护。”

 

    律师推开门,向站在门后观察了刚才那一切的一对主仆鞠躬行礼,“宝生大小姐好,影山先生好,鄙人成濑领。如有需要,二位也可以联系我。”

 

    听说黛弘藏议员请到业界有名的律师成濑领为自己杀掉未婚夫的女儿辩护时影山也有点吃惊。成濑律师只为正义申诉是出了名的,他所接手的案子几乎是百分百的胜诉率。偏偏律师先生又低调得很,镜头几乎捕捉不到。影山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天使律师,接名片时下意识多看了一眼骨节分明的好看的手,和本人一样昭显着正直与风度和恰到好处的礼节。再回过神时那人已经拎着公文包消失在走廊尽头,只剩下身边的大小姐眨着星星眼还在张望,感叹着传说中的天使律师是多么的平易近人又善良。

 

“呐影山,你看看成濑律师多么温柔有礼,比你这个只会毒舌顶撞大小姐的管家可强多了吧!”

 

   但影山就是觉得不对。人前越是完美到挑不出任何错处,所隐藏的真正的自我便越多。被杀的议员看似私下奔走一副为民生着想的样子,最后费尽心思隐藏的自卑仍旧昭然大白。他分明能从成濑领身上嗅到些不一样的味道。

 

    影山摘下眼镜擦了擦,他向来确定自己的判断。那位律师先生人前的面具越是无懈可击,也越让他好奇私下的成濑领到底有什么软肋——好奇一下而已,只要不戳穿就不会出问题对不对?

 

 

 

——“人在为了保护重要的人时会选择隐瞒真相。追查下去,不要紧吗?真相或许会让你更心痛。”

——“为了保护某个重要的人撒的谎,有时的确会很美。不过,谎话就是谎话,怎么也比不上事实。不要忘记,无论何时都要有一双能辨别真伪的眼睛。”

 

 

 

 

    “请大小姐饶恕在下的失礼,今日下午在下有些事要出门一趟。”影山手里不紧不慢打开瓶红酒端上牛排,毫无歉疚甚至隐约带了些得意的表情让大小姐即使对着精心制作的午餐都没了食欲。

 

    “影山,你不会是有了女朋友偷偷跑去约会吧,最近要空出下午的次数比平时更频繁了。啊真是的,有里都要比我先嫁人不说连你都……”

 

    “大小姐您——”影山忍不住本性凑近过去嘲讽“您的眼睛是瞎了吗,在下怎么可能有女朋友。”

 

    ......

 

    虽说这家伙果然是不可能有女朋友的啊这还勉强让人宽慰一点而且确实可能有什么私事要忙也说不定我也不是那么不通情理的人但是直说眼瞎什么的这种语气还真是让人不爽啊......

 

    “开除!!!!开除开除开除!!!谁管你要做什么爱去就去吧!不,现在!立刻!马上!迅速离开我眼前!!!”

 

    偶尔借助一下宝生家的力量,先是调出了律师的档案,除了曾离家出走外几乎是堪称完美的履历,家境殷实学业有成,毕业后凭借几个案子迅速打出名声创办了属于自己的事务所。调出的监控也让影山不出半个月就摸索出了白天里律师规律的作息时间,每天按时去事务所,偶尔接见客户后需要进行走访,开庭时会比平时更加用心的整理自己衣着的细节,过后虽然也是好脾气的应对着记者,其实也能觉查出他内心其实比较抗拒着采访。周末时会带着百合花去看望住院的姐姐,那时候的成濑领才会短暂的放下防备心。晚上则几乎不出门,住处也稍显偏僻,偶尔会去图书馆看书。

 

    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问题。

 

    影山又向咖啡里多加了块方糖。他现在所能看到的成濑领,或许都是他自己想展现给人看的完美的天使律师,坚持着法律与道德的准则,看起来与人亲和实则完美的把握着距离,骨子里是拒人于千里的疏离。

 

   总觉得这不可能是真正的他。 这个人明明给自己设了限,即使融入在人群里也像有一层看不见的空气做着隔绝,让他能随时抽身而出。

 

    或许难道是自己多想了呢?影山叹了口气。希望是自己多想了。否则一个人时刻在人前伪装成一个美好的理想人格,只能证明这人背后的黑暗更加深重。

 

    意外的不希望是这个结果。





割腿肉,第一章试水暂时比较短,如果不嫌弃还请各位将就着看

会有两部剧交叉起来的情节,加粗体是魔王里领sama的台词,加了下划线的是执事的台词。觉得真的很相和所以写下这篇,欢迎各位提意见www

【山组】3055(00)

—00—

      天气并不是很好。

      泛着灰蓝的云层低低的压下来,偶尔落下的雨滴砸在帽子上发出的滴答声响在幽静的山里显得格外突兀。枯黄的松针也忍不住秋天的寒意,落下来便粘的人满身都是。林中少女仍然身姿挺拔,该有的绿叶却早已脱落,铺满在樱井翔脚下的小路上,踩过去便有簌簌的声音回响。路旁焦黑的山石上书写着历史的厚重,偶尔有几株翠绿的熔岩草点缀,勉强带来一丝生机。

     啊。是火山。

     樱井翔觉得自己浑身都在发抖,把领子立起来又裹好了大衣才没继续让寒气顺着缝隙往领口钻。越往上走气温越低,何况秋天本来也开始降温,他抬头看了看还望不到边的石阶,本着旅游主播尽职尽责的精神端好DV继续讲解。

     “为了不被人发现,今天可是特意起了大早赶上了最早开放的时间才进去的,果然是人最少的时间!”樱井把下巴都收了回去低低的笑起来,“要尽快上山啊!”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上山?

     还要走多久?

     樱井翔觉得可能不是自己在前进,而是身旁的树木在疯狂后退,他跌跌撞撞向前跑,却什么也摸不到。云层低的几乎触手可碰,暴雨瞬间砸落下来,心也跟着没来由的泛冷。

     不该再往前走的,停下啊!!!

      然后他睁眼,窗外的璀璨灯火勉强映亮着自己的房间,被子紧紧裹在身上已经热出一身汗。或许是又说梦话了,又或者磨牙声过大了,总之已经把隔壁屋子的人吵醒,抱着枕头站在他屋门口努力的把哈欠憋回去,伸手揉了揉还泛着水光的眼睛,之后直直看向他。

     “我没事哦,智君不用担心,回去睡吧。”面对这个人,心悸的感觉瞬间消失,樱井的语气恢复了一贯的温和。

      樱井目送了大野回房间,扭过头看向窗外,睡意全无。

TBC

——
十一出门旅游的开出的脑洞,架空向

山笃

旅游主播翔×画师智
【当然目前是这样,之后情况会有变化】

竹马戏份相对来说可能比较少,00暂时不打tag

有些细节可能写的并不是十分圆满,有疏漏或不妥之处欢迎指正。

3055无特殊含义,只是写00的时候恰好用了这个BGM……